游戏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重生幸福庄园》遮天xs921 纯阳xs921 凡人修仙传xs921

2013年01月13日20:58 南通新闻网 人次浏览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叶落寒秋雨,繁华大都会的背后,几条昏暗潮湿的小巷弄里车来人往,那些是归家的人。

  《重生幸福庄园》遮天xs921 纯阳xs921 凡人修仙传xs921

  叶落寒秋雨,繁华大都会的背后,几条昏暗潮湿的小巷弄里车来人往,那些是归家的人。

  从下午四点开始,天空就下起了倾盆暴雨,下了这么久,外面依然雨势惊人,方甜欣却不得不出趟门。

  甜欣拖起饿得两眼昏花的身体,强撑着一把蓝格子伞,先是来到巷头灯光渐亮的自动取款机面前,然后掏出一张银行卡,几根指头冻得颤栗,只能比平常多花费数倍的时间,费力地输着六位数密码。

  随即,柜机电子屏上蓝白光一闪闪划过,却映出甜欣颓落的眸光。

  她很是失望,好不容易找出这张银行卡,没想到里头的钱只剩下数十块,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数百块,甚至是异想天开可拿来救急的数千块钱。

  她仅剩下的这数十块,连明天房东阿姨要上来收的二百三十块房租都交不起,更何谈想要解决老家里一团乱麻的事情。

  达达的雨水,落湿了半边身体,甜欣却浑然不觉,心里直发酸。

  想起还躺在老家县城医院里半死不活的中风爸爸,禁不住眼眶湿润,两眼火辣辣的疼起。

  如果那双又干又涩的眼睛还能像前几天一样充盈着透亮湖水的话,此刻,又要落下不知多少泪来。

  一番手忙脚乱,又查了几张银行卡,里头零头凑凑,勉强可以凑出二百来块钱,还不算跨行转帐,五张卡又要被银行盘剥掉多少手续费。

  手中伞滑落,甜欣贴着墙角,双手抱膝抽搐着身子,却己经哭都哭不出多少泪来,心尖那里隐隐哀搐着,证明她还活着,她还需要想尽办法筹到眼前这笔钱。

  她很后悔,倘若早早注意到爸爸的身体健康状态,及时控制住他的高血压,也许他这次不会受刺激而中风,也许她也不会花尽所有的积蓄,依然让他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遭受折磨。

  几声悠扬的竖琴铃声响过,甜欣皱眉接起手机:“喂——”

  不等她说完,手机那头响起大弟方在宇生硬的声音,不无意外,还是在催促她快些寄钱过来。

  提起这个极品弟弟,甜欣就恨不得一掌将他拍挂在墙头上示众。爸爸一向为他操心多多,他好吃懒做呆在家里享清福多年,没立业就早早成家,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吃住家里的不算,对二老不像父母,倒像丫头一般使唤。

  没想到爸爸这次一病倒,照顾什么全是老妈的事情。妈妈己经大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了,再说,妈妈年纪不小了,他和弟媳妇两个年轻人于心何忍,他们三岁的儿子还是二老细心带大的。

  前次爸爸病情刚好转,接回家里来修养,他竟然跟妈妈因为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闹着要牵妻带儿离家出走,并且打电话给我们几个在外头打工的姐弟,让回来接班,接着爸爸再次受刺激住进医院急救。

  小弟被折腾得要丢下器重他的老板,准备自己单干。只因为爸爸的身体以后跑医院是常事,依靠打工的收入基本没戏,再说,有哪一个老板会愿意自己的员工三天两头请假回去照顾老父的。然而,创业岂是这般容易的事情,就算有成效,或多或少也需要一个过渡期,而家里的经济条件,未必能给小弟太多时间,帮助更是指望不上。

  此外,甜欣还有一个有些自闭的二弟弟,能养活好自己就算不错的了。她经常在梦里见到小时候开过刀的二弟弟身体哪里不适,独自一个人强撑到最后,也住进了医院,这让她忧心不己,却是无可奈何。

  有时候,她会怨怪爸爸年轻时对几个孩子太过散养,在生活上又没有树立起良好的榜样,造成如今的局面,到老了不能动了,还得替几个儿子的将来操心。

  而来自农村,大字不识,吃苦耐劳的妈妈,嫁了一个嘴上说大话又有些大男子主义,对外好面子,对内拿老婆当出气筒,更不会理财的老实男人,平心而论,爸爸极疼孩子,是个好爸爸,却不懂得心疼老婆,委实不是良配。身为女儿能理解妈妈当年极节俭到伤了几个孩子自尊心的难处……

  总之,对这个家,甜欣充满遗憾,这是一个让她即爱又恨,即气又怜的一家子人,包括,她对待自己也是这样的态度。无数次梦醒时分,甜欣想起这个充满遗憾的大家庭,她便会幻想如果可以重生的话——

  如果……可以回到从前,熟知家庭成员每一个人可以改变人生的一个个小坎的她让这一切重来,是否可以让一家人以后都和和美美的过好日子下去呢。

  不知不觉,岁月的蹉跎,转眼她己经三十了,因为学历并不高,她前前后后换了十余份工作,却没一份工作长久,所遇的老板,也没有哪一任像是报纸上吹嘘的那样老老实实给员工买过社保医保什么的,这大千世界不要良心坑蒙拐骗的多了去,更务论拿员工呼来喝去的使唤,评头论足的人参攻击的种种丑恶……

  从网上到网下,到处是吹大话不务实的人,她看得多了。这个世界其实很疯狂,生活在钢筋水泥组成的城市底层世界里,有时候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美好的明天就像水中花,更像谣言和一个个真实的谎言,总是离她那般遥远。

  而她依然可以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顽强的赖活下去,对了,实在不行,就听那位大姐的话,到酒吧里兼份差,听说可以赚个把钱。而她卖艺不卖身的,却不知这该死的老天能让她坚持多久……

  几声悠扬的竖琴铃声又一次响起,甜欣望了眼蓝色的显示屏,——是守在医院里妈妈的电话,她的心猛然提起来,脸上却是强装镇定的淡然笑容,再怎么累也不能在妈妈面前哭出来……

  “妈——”

  夜雨里,数道银光闪电击落下来,不偏不斜正好击中方甜欣手中的黑色手机。

  甜欣只觉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鼻间窜出一股焦灼的恶气,而她的身子被巨力抛向空中,又迅速的掉落到宽大的马路上,不远处,一辆银白色的车急驰而来。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转眼只剩下半口气的甜欣听到将要辗过她的身体的银白色车子里传出音乐声,她笑了……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流转的目光……”

  如果可以重来,有没有一份可以为她疯狂的爱情,有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她操心家人耗尽心血一样,可以为她……

  她是爸妈的女儿,也是弟弟们的大姐,偏偏她还是个女人,也需要爱情的滋润与抚慰。她的前半生糟糕透顶,不知可否重新来过……

  甜欣迷迷糊糊地听见周遭嘈杂的声响,还尽是些小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早娣,帮我打一块钱的饭,五毛的红烧豆腐、一块钱的炒鱿鱼,还要一只大鸡腿……”这个粗嗓门好像是舍长的声音。

  舍长许少云胃量比较大,很能吃。那时候,别的女生一顿就吃二、三毛的饭,她却可以像男生一样吃一块钱的饭,肚量好的时候,一块五的饭也可以吃得下去。

  很快,甜欣又听出几个熟悉的声音。甚至隐约可以叫出她们名字中的一两个字,但想要叫全她们的名字,脑子就一片模糊,并且硬生生的疼起来。

  随着她们嘴里不断报出来的香甜可口菜名,甜欣立马感觉到肚子里饿得发慌,……唉,缺少计划,花钱又大手大脚的老爸肯定又没有急时寄钱过来,只能让她这几天饿一顿是一顿的随便糊弄过去。

  肚子好饿,饥饿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由于都是新来的同学,她也不好意思向同学借钱,最为主要的是,她不清楚爸爸什么时候可以寄钱过来,若大胆向同学借,何时可以还,而她每次打电话回去,爸爸总是失约。爸爸一向说话不算数,她己经习以为常了,她再怎么失望,生活还得继续……

  忍着吧……胃里却火烧火燎的疼痛起来,这熟悉的胃疼,有别于她走向社会后疼得打滚,最后胃出血住院的巨大痛苦,与那时相比,眼前这点小疼痛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她忽然明白了,她年纪轻轻就落下的老胃病就是在读书时落下的病根啊。

  可是……咦……

  甜欣霍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竟是由石灰粉出来的雪白色天花板,还有两块土花布严严实实包住床沿包出来的一块方寸天地,而她就平躺在上铺的床上,盖着一床薄棉被。

  这里是她读中专时的女生宿舍?!怎么会……结合脑海里突然回流的海量信息,甜欣惊呆了,难道她回到了1998年春,她又回到了十八岁的纯真年代?